华生新书披露万宝之争缺失剧情 称王石败在情商


2017-05-08 09: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采集侠

更多

2015年12月17日,王石在万科内部讲话中表示:不欢迎宝能系成第一大股东,因为宝能“信用不够”——万宝之争的股权争夺大戏就此拉开。在万宝之争期间,王石引入深圳地铁的做法激怒了华润,随后,万科公告称,华润卖出万科股权,也标志着双方17年“爱情长跑”的彻底终结。如今,华润退出、深圳地铁入局,整个局面被盘活。而对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近日,华生发布新书《万科模式-控制权之争与公司治理》对此首次披露,新书详细讲述了万科之争的始末,作为万科之争的当事人和焦点人物之一,华生亲历其中。

华生新书披露万宝之争缺失剧情 称王石败在情商

华生“爆料”,2015年当年7月上旬宝能系开始增持万科股份达5%,下旬继续增持至10%后,万科总裁郁亮就赴香港,向当时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汇报,判断宝能系“剑指”第一大股东,请求华润增持或助其引入战略投资者。当年12月17日晚间,王石在万科内部的讲话开始流传,他称不欢迎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因为“信用不够”。王石向傅育宁汇报,彼时傅表示支持万科,但华润当时一是缺乏增持资金,不反对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8月下旬,万科管理层提出定向增发20%H股的想法,但华润方面因担忧增发会摊薄自身权益、万科对华润的业绩贡献度下降而反对,该想法最终搁置提交董事会审议。

宝能系方面继续增持万科至15.04%并超越华润成为第一大股东,万科这时也少量回购A股,期间华润也少量增持万科夺回第一大股东地位。到2015年年底,宝能系持股已达20%,安邦也增持万科达5%。

此时,万科与华润还在磋商方案,其中包括华润在二级市场增持、华润置地住宅业务与万科整合、华润集团将华润置地的股份给万科、万科向华润集团发行股份等。但始终没有实质进展,万科开始与多家央企和深圳国企进行接触探讨重组可能性。

2016年3月17日,万科临时股东大会通过继续停牌、推进重组的议案,临时股东大会的插曲是,华润会后向媒体“抱怨”万科与深圳地铁签约没有经过董事会讨论通过,存在程序问题。

在他新书中,华生“爆料”,早在2016年2月3日,万科团队就在香港向华润汇报了与深圳地铁的重组意向,且股票发行量可能要超过“宝能系”,华润方面对此没有表示不同意见。2月24日,王石发短信请求向傅育宁当面汇报重组事宜;次日,华润方面表示准备收购证金、汇金持有万科的股票;再3天后,王石向深圳市领导汇报重组事宜。

3月11日上午,王石、郁亮通过傅育宁的秘书向傅育宁发短信,请求在临时股东大会之前在北京当面汇报重组事宜。失误出现在下午董事会会议中,万科方面以与深圳地铁重组只是合作意向,尚未形成预案到董事会审议阶段为由,未将重组事项在正式议程中列入讨论。

华生对此评论称“这显示万科团队在华润态度暧昧的情况下,决意绕开华润,自行尽可能向前推进与深圳地铁的合作”。

3月12日,深圳地铁与万科在地铁大厦进行战略合作备忘录签约仪式,下午现场照片外传,华润立即询问,郁亮等以合作“无法律约束力”回复,但华润方面要求:不要就此事公告;如果公告,不要谈股权层面的问题。

随后,宝能、华润先后发表声明指责万科“内部人控制”问题。宝能系更是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万科所有董监事。

在新书中,华生称,宝万之争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演变为华万之争,还缘于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对自己原来赖以生存的生态即与华润集团的关系处理失当。须知原第一大股东华润“大股不控股,支持不干预”的态度,既与当时经济社会氛围有关,也与前几任华润掌门人的个人性格、判断和偏好取向直接相关。万科的管理结构在全国的国企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公司中几乎是个孤例。万科的管理层绝对不能习惯成自然,觉得过去的惯例也就是今天的必然。

以王石的高调做派,与现任新领导关系搞僵,并不奇怪。特别是这新一代华润领导并没有与万科长期交往的经历和相互理解,其对万科管理层各种也许不大但令人恼怒的不恭和轻慢的反感难免会日积月累。这就会动摇万科治理结构的根基。

华生认为王石、郁亮等管理层在公司管理长期成功后有些飘飘然,对保证经营独立性的平衡股东结构在长时期内重视不足,对大股东也明显尊重不够。而在大股东人事更迭态度变化、野蛮人敲门的情况下,又应对失当、出言轻率,使得自己日益被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